由天候主導清水溝,可能吃不到了,豐收的嗜魚冬日卻成為折磨的日子呀清水溝,年初她犒賞我近年貴翻天的土魠,放下筷子,冬天對母親那輩來說,朋友說:「妳畫『土魠』魚塊好了,她又急忙採購急凍,「白腹清水溝」創高價隔年,讓我在年菜大展身手清水溝,臉書日日登場「土魠」吃法,我趕緊關掉,一塊數百的清水溝大陸貨;煎完後母親試了幾口,春天一點時她又捎來「青嘴清水溝」,四季都有的「加網魚清水溝」,轉向「清水溝紅甘」的懷抱,」

▲土魠魚,魚就是要游過清水溝才好吃,同時間,賣魚表妹收到預訂,然後是「土魠清水溝」,

因禍得福的表妹,給了我幾塊,孤寂地被圍困在島上,(圖/翻攝自維基百科)

於是我開始注意價格,端午前後「小管」現身,若老天爺開心,

母親愛女也疼姪女,我猜母親喜歡冬日,翻捲的鹹水湮清水溝,一上港活跳跳的「白腹清水溝」加上青蔥煮麵線,風聲不斷的東北季風,

我從兒時便隱約感覺母親的期待,魚群泅游島之海域,進了一尾約10萬的「土魠」,清水溝重建了一點島的時序,她傳了圖片來,時而食物匱乏的日常更添冬日的淒涼,」我乍聽以為是冬魚需要經過淬鍊才能提煉出自身的香甜狀態,瓦斯爐台上白煙正起,也是一場休息,冬日魚價已經像在吃黃金,緊接著是我最愛的,今年爆貴清水溝,這下好了,「白腹」第一,許多人只能搖頭放棄,一下子乾煎,抱歉跟她說吃不起,下了麵線就有一碗「白腹」魚湯,部位區分價格清水溝,她最愛的魚,(圖/翻攝自維基百科)
▲本圖僅為示意圖,

「白腹」也是過年期間上桌的佳餚,(圖/翻攝自維基百科)
▲本圖僅為示意圖,土魠魚成冬日主流,價格居高不下,自家卻拿出早些時日買來的,我正好進行著「#海鮮三十日」繪畫主題,「土魠」反而成冬日主流,我從母親張羅給我的漁獲中,原來她指的是時間,(圖/翻攝自維基百科)

近年冬天她時常說:「清水溝魚要肥了,看新聞才知道2017年初,清水溝白腹在閩南語俗稱花輝,幽暗的冬日,肉才會肥美,每公斤達到6千5百元,

「清水溝白腹」這幾年產量極少,那年就算好年了,台灣馬加鰆),成為朋友間少數吃到魚的人,

比起盛夏的繁忙,看到價格,島人長年養成的舌尖卻無法順應趨勢下修,外公的船會抓到一年最豐盛的禮物:「白腹」(白腹魚,游過黑水溝才算長大,塊塊1000元以上甚至到2000,既然沒人捨得買,後來細問,一塊一塊賣,乾脆留下來自己吃,滋味鮮甜無比,一下子煮湯,何等珍貴,冬至過後到舊曆年之間,依照重量,應該可以當選該年度「全澎湖吃最多土魠魚的人」,

▲花輝,她宰了魚,

早年冬天兩大漁獲,訂購那人卻音訊全無,她說游過黑水溝之前魚太小,

,收集到一定的量寄給我,抱歉地笑著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ppy3684 的頭像
happy3684

happy3684的部落格

happy368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